金华在线,金华新闻网,金华信息网,金华信息港,金华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金华历史 >

我与日本错误历史观斗争这些年

时间:2018-01-14 11: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我与日本错误历史观斗争这些年:作为历史教师,森正孝认为日本的历史观有问题,日本人不知道自己过去曾经做过什么,进而指出日本战后至今历史教育缺失的问题。作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张蕾

——“日本人只记得自己受到的****,反过来对自己做过的加害他人的事情不去记忆,这样的历史观有问题。”

——“我所接受的战后日本教育真相是,完全不知道日本对中国、朝鲜等国家做了什么。关于日本的战争****,进了大学后也不知道。”

——“我无**忘记受害者们的眼泪和声音,如果我退缩下来,该如何再面对他们?所以坚决不能和日本右翼妥协。”

今年76岁的日本细菌战研究专家森正孝,前不久在来华讲学期间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说了上面几段话。

“有些人把我看作有良心的日本人,是在为中国人做事;其实我是想把日本变成正常的****和有正义感、能够正视历史的国家。”森正孝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说。张蕾/摄

森正孝出生于1941年,1964年毕业于国立静冈大学经济学部,他是日本较早关注并介入731部队研究的学者,也是日本有影响力的731部队研究专家之一。他曾担任过日本静冈县中学历史教师、日本静冈大学****学讲师、日本静冈****语言学院讲师、中国哈尔滨市****科学院731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等职务。****学作为一个新兴学科,目前在我国开设课程的高校很少,在日本也仅在私立大学中有所涉及。

森正孝长期致力于侵华日军细菌战与毒气战及侵华日军其他相关罪行的资料搜集和研**ぷ鳎鲜兰80年代以来在日本、中国、美国、韩国、朝鲜调查731部队相关问题,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他在促使日本国民了解日本侵略中国实情方面作出重要贡献。同时,他还帮助中国细菌战受害者在日本起诉日本政府。

作为历史教师,森正孝认为日本的历史观有问题,日本人不知道自己过去曾经做过什么,进而指出日本战后至今历史教育缺失的问题。作为细菌战专家,他通过实地调查,深刻感受到中国民间的伤痕很深,至今未愈。主张日本政府澄清历史,在谢罪和补偿的过程中得到中国人民的谅解,扫清影响中日友好的历史障碍。作为学者,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安倍政权的危险之处。作为一个日本人,他努力向日本********历史真相,希望唤醒更多日本人的良知,早日卸下历史包袱与中国实现真正的友好。

以下是记者对森正孝先生所作的采访。

中学历史****努力寻找历史真相

记者: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开始调查研究731部队细菌战的,您都做了哪些工作?

森正孝:我最初不是专门调查731部队细菌战的,主要调查日本的侵略战争、战争****。我当时接受的战后教育是,完全不知道日本对中国、对朝鲜等国家做了什么,关于日本的战争****,进了大学后也不知道。后来我在中学担任历史教师的时候,从朝鲜朋友那里知道了一些侵略战争的事情。1972年日中两国建交时,媒体关于中日之间问题的报道开始多了起来。通过耳濡目染,我渐渐知道日本曾经对亚洲,尤其是对中国、朝鲜做了什么了。

多年来的历史教学生涯,使我发现日本文部省早就在有计划有步骤地篡改日中关系史。“侵略”逐渐被改为“侵入”和“进入”,而强迫大批中国劳工到日本干苦力也突然变成了“劳务输入”,关于南京大屠杀和“三光”政策在书中不见了。这种做**完全有悖于历史的真实。一个有良知的教师怎么能忍心向学生隐瞒历史真相呢?我决心自己动手,编辑一部****,用具体的事实来教育学生。几年间,我走访了日本国内“二战”的参与者和见证人,1980年,第一部“侵略系列”****拍摄成功。

最初,我只想把它作为课堂的补充教材,使学生对日中关系能有一个完整的印象和正确的理解。没想到影片**成不久,应群众的呼声,开始在全国放映,观众达到了300万人次。

1981年11月30日,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出版了《恶魔的饱食——731细菌战部队**怖的全貌》一书,在整个日本****引起轰动。我读完这本书后受到很大冲击。这本书的问世不仅是面向战争研究者,还让一般日本民众也开始知道了731部队的****事实。

1985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调查走访了北京卢沟桥、哈尔滨731部队遗址、平顶山惨案遗址、抚顺战犯管理所、吉林丰满万人坑遗址(据不完全统计,20世纪前半叶,日本仅在中国东北地区就**造了15个大规模的万人坑)、伪满洲首都新京(今长春)、大石桥市虎石沟万人坑、大连等地。我们这次访华团调查了日本皇民化政策在中国的实施情况。战争期间,为了配合军国主义的侵略,日本在中国建造了很多神社,采取愚民政策,强迫中国人去参拜。特别是在长春和大连两地,皇民化政策实施得尤为普遍。

我清楚地记得,到达哈尔滨“侵华日军第731细菌部队罪证陈列馆”(2003年馆名改为“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那天,正好是8月15日开馆当天,当时的馆长是韩晓先生。后来,我在731部队遗址参观时,见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的郭成周教授。从他那里,我第一次听说“细菌战”这个词。他告诉我,731部队在哈尔滨进行研究和开发细菌武器,是为了对中国南方实施细菌战。然后他送给我一本《日本侵略军在中国的**行》一书。

森村诚一的《恶魔的饱食》一书中,关于细菌战部分的记载很生动,但仅限于活体试验的事实记述。1949年进行的苏联哈巴罗夫斯克审判(伯力审判)也涉及了细菌战,但内容并不全面。郭先生给我的书中提到了崇山村、义乌、金华、宁波等细菌战受害地。我读完很受触动,准备在调查日本侵华罪行的过程中加入对细菌战的调查内容。

得不到民间的原谅如何谈中日友好

此后的10年间,我去了南京以及东北一些地方,调查南京大屠杀等日军侵略战争事实。同时,利用休息时间在日本全国各地跑,从北海道到冲绳寻找二战老兵取证。1991年夏天,我第一次来到细菌战受害地浙江展开正式调查。

1993年,我们在日本全国举行了“731部队展”,引起很大反响,有几十万人来参观。与森村诚一写的书不同,这次展览的意义在于,让日本民众知道了731部队****的本质是为了实施细菌战。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